小鳥依人

「在我看來,咱們一輩呈兩極化,一邊趕著結婚,另一邊繼續單身。」一矢中的,我答不上半句,唯唯諾諾回應一下,手指點了點另外兩個人和自己,是條件反射,是自討沒趣,繼續呆等。

態度認真蓄勢待發,我噍一噍他,然後也專注起來。大概10分鐘後,場上合共過百歲的選手疲態畢現,兩回激烈的對碰讓身體發熱,每每彎腰發笑,你說這手廢了,你說particle bombardment,我評說你:該防守的時候你一味攻擊。

回程列車中,問及平日的訓練水平,你算算,一週走40至50公里,我佩服你的改變,佩服你的態度。先把膝傷治理好,做針灸吃多點甚麼,長跑路長耶,不急別急。

吃沾麵,碰碰圓板,喝湯水,有些樂兒的星期五晚。

****

播種的時候忘記翻動泥土,甚麼的土壤結出甚麼的果子。

即使翻動好幾回,農夫得看天意。天意總是弄人。

約好她,不知往哪裡吃,沒自信的惆悵。

跟她會面,不知穿甚麼合適說甚麼鬼話,沒自信的緊張。

轉交書給她,不知時機拿揑處,沒自信的忐忑。

小鳥依人呀。」

幻想那一天,農夫不作業,坐擁晚霞。

異想天開

巴黎,老書店內,男主角意識到有個人遠遠看著也等著自己,不禁轉頭右望,不得了!9年前的那個她和那個約定消失了以後,男主角寫了本暢銷小說 – 他和她的故事,娶了別人組織了家庭,今天出席新書座談會後便趕上飛機打道回府,殊不知她,她不早不遲找到他。

「你好嗎?」

這是《Before Sunset》的開場剪影,我不認自己是甚麼業餘戲迷小品電影愛好者,我認自己鍾情《Before…》系列*,感受很深,初次邂逅、多年後重遇、共同生活,很偶然,很投緣,所以很不現實。

如果,或者曾經,你遇見當年交往過、曖昧過、傾慕過、約會過、相處過的女生,你想,或者記得,跟她說甚麼你一定要說的?

*Before Sunrise (1995), Before Sunset (2004), Before Midnight (2013)

Before... trilogy

****

致   15個 (截至2014年2月17日下午2點30分) 呢世人好大機會 (99.99%) 唔會 有意無意故意刻意專登特登 約出黎之但係有啲野 、啲野介乎一句起兩句止三言兩語兩文三語一疋布三幅被 想同你講 (陪我講   陪我講出我們最後何以生疏~),面對面怕尷尬 口窒窒俾你摑講不出聲睬我都傻質我兩槌聽唔明我噏乜唔記得我係乜水,咁就留響樹講嘅女仔/ 女人:

簡單黎講,致   15個女仔/ 女人:(排名分先後,按英文字母順序排列)

Ada,嘿!永遠記得你一把又長又鬈、蓬鬆又肝硬乾硬的頭髮,與及一對聲稱已塗遮瑕膏的熊貓眼。你身上散發的負能量,徹底將「負負得正」的磁石理論否定推翻;敏感善妒的性格,巧妙地將七味粉和綠茶堆砌成潑罵我的佐證;不可不提的四大天后和七姊妹,讓人大開眼界少見多怪。但願從沒認識你,驀然回首,不堪回首。(另是給中同的話:你是至偉至大的。)

Consurwin,哈!教書人和地盤佬果然是男女比例最失衡的行業,要不是就不會有suzuki 飯局、大大杯啤酒、魚蛋牛腩河、《邊個波士唔抵死》、又一杯啤酒、《鐵甲鋼拳》、ricepaper 飯聚、海傍吹水、特式甜品、《In Time》、稻庭烏冬、再一杯啤酒。跟你好好的聊笑分享,朋友以外,真的沒有FF – fire and flower。也請諒解那堆coins 惡搞笑話,哈哈哈哈哈哈。

Dawn,唧!同學,欣賞你在中國文化導修課網上評論的文筆,一對一答一來一回,以為可以閒談其他的,犯不著立刻拖仔示威下個馬威攞彩威威!晨曦傻喱,正是你。

Dorothy,嗯,最起眼的女組員,記不得你硬朗勇敢一面,總記起你軟弱佻皮時候,譬如令你畏懼的游繩下降、輕扶你手走下坡路、人生第一個「浪漫」印象:點點星空下軟軟沙灘上,十數男女圍著柴火,你雙手捧著無數的沙,忽然倒一點在對方腿上、撥一點向對方身上,那個時刻只有鬧笑的你,旁若無人的浪漫。

Edith,嘻,你有那種… 氣質,帶點高不可攀而非傲慢,帶點脫俗而非標奇立異。有幸與你共舞,緊張得不能自已,生硬地執手扶腰學舞步;掛著紅色肚兜當佈景板,你站在身旁開懷微笑,尷尬又緊張的狀況使面容僵住了,「咔嚓!」
(續)

出走

離開香港一段日子的念頭,又變強大,前不久才萬二分抱歉擱置跟友人遠赴英倫、德意志觀看球賽的計劃,昨日閃出一個主意:一個人到柬埔寨吧,探訪我的助養女孩,然後到澳大利亞吧,找我的老朋友,然後到東瀛吧,見我在天鵝堡認識的朋友。

發了電郵給宣明會,女職員回電表示,只要我能提供確實的出發日期和逗留時間,她就可以聯絡當地辦事處安排有關探訪事宜。timing對了,不愁旅費,有心探女孩,但,我了解自己,想身心出走搵個窿捐多於其他。

曾經迸發的熱情

曾經嘻嘻哈哈的聚會

曾經暢所欲言的時光

曾經純真的心

失去多著,傷害深呀,然後一副窮得只剩下血肉的軀殼,走在寒風中,困在迷思中。

改變外觀,轉換心態,依然是同一個人。

****

想起When Harry Met Sally… (1989) 男女主角駕著車從芝加哥去紐約,男主角提出的「朋友」理論。

想起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1994) 第3場婚禮和《阿牛》。

****

情人元宵雙節日,今夜你夠暖嗎?

細個唔教,大個唔識

老老實實,HK$ 5,287,367.63中文點譯?

「港幣 伍佰貳拾捌萬柒仟叁佰陸拾柒元陸角叁仙正」

宜家邊有人咁火羅譯中文o架?

同粗口一樣,唔識講和唔講係兩件事。唔識譯和唔譯係兩個層次。

細細個,爸爸教:壹貳叁肆伍陸柒捌玖,零拾佰仟萬億。為甚麼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好端端不要,而學習筆劃更多更繁複的中譯數字?一路以來,現代人從文言文過渡到白話文,中國人從繁體字過渡到簡體字,鍵盤戰士從倉頡過渡到速成輸入法,不正好體現繁轉簡更易學更普及更方便的定律麼?省時而達到目的,忽略箇中意義底蘊,是今天許多人學習的取態。

最常用到,印象中唯一用到壹貳叁肆,是填寫支票銀碼一欄。爸爸還教道:填銀碼第一個字(中譯字和數字皆是)記住要緊貼左方的印刷字;中文字與中文字、數字與數字亦記住要緊貼填寫,都是為防有心人/ 好事之徒拿了支票,在多餘空隙之間添加中文字和數字,竄改銀碼,到時拗餐矒。

我知道,爸爸是個小心謹慎的人。

我不知道,柒,既是數字也是粗口字。說後者,後來多得巴打絲打。

Image

科隆 – 老婆婆

正如相學分析。

正如畸形依賴。

正如無題詛咒。

****

We’ll see. 拭目以待,朝向亦正能亦負能的兩極拓展,正呀喂。

****

清晨7度,天陰有雨。昨午自助餐後回程,冷冷雨灑在消瘦面頰、泥黃色厚褸、包裝雜誌的透明膠套,事隔一天,回想數月前科隆的冷冷雨撒向一股衝勁、鮮綠色外衣、沉甸顛簸的行李喼,此不同彼。

顯然手上沾濕的地圖無法引領我找出旅館,街角遇上老婆婆,彎著腰吃力地答我所問,她不懂說英文,我聽不懂德語,也不好意思沒完沒了下去,謝過婆婆,她報以尷尬微笑,各走各路。之後怎樣找到旅館,記不得,記得路的盡頭 – 旅館門口,卻見一直延伸到走廊的地毯。(續)

大 傷 風

生日,多謝一個人,Auntie Lee。她不是100分媽媽,是做足120分,家中雞毛蒜皮芝麻綠豆樣樣事都由她處理把關,企理妥當,年中無休,是兒子的福氣。Uncle Lee,外交內務見識廣博通情達理文武雙全的爸爸,EQ極佳,思想透徹,多謝你,兒子一直從旁學習。

一年到尾,五味雜陳,2013,有人跟我說「你無咁執著」、「你成熟咗」、「精神啲啦」、「過咗去就算」,感覺在進步,也在退步。誠然這一年的一切,難以置信,像走了很遠,像回到起點。

左膝傷患一度令我懷疑,跑步這個僅餘運動兼興趣,變得遙不可及,物理治療和《青春頌》讓我重回田徑場上。

沖繩的天氣不似預期,開心的要記下,不能回頭的要放下。

去現場睇波是第一次體現何謂「去盡」,回港後的幾個月,對下趟旅行的那份期待可有可無,是實現了多年願望的後遺症,還是其他原因,無從稽考。

失眠以前是個陌生名字,最近它跟我交上了,得閒無事探下我。

有人說我離群,有人欣賞我徹底,有人讚我的糖果好吃,有人罵我的種種不是,經一事,長一智,事過境遷,雨過天晴,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咁就2014了。

兩年前的生日,我在facebook 寫下「生日要返工」的無奈。

今時今日,生日要返工,放工見醫生,say no to 彈糕西餅甜品朱古力巧克力朱力力chocolate chocoolate。

大 傷 風 ,把聲變咗2010 DUO concert 的陳奕迅,哈哈哈哈哈哈。

「祝   身體健康」,充滿祝福的生日願望。

IMG_1779